套路!套路! 乐清市华信小额贷款公司套路与背景深不可测!

  近日,有几十位乐清、柳市受害人投诉称:

  乐清市华信小额贷款公司披着合法的外衣,利用套路手法,内部协同一气,上下勾结炮制完美的贷款流程,公司副总陈佰炯及其老婆周丽人诱骗几十名亲友在华信公司借贷达3000多万,而周丽人一个退休的银行员工担保高达1000多万。所有贷款资金当天全部流回华信公司及其内部高管等账户里,且看看他们左手出右手进的套路放贷:

  1.陈佰炯与周丽人利用至亲好友(无业,家庭主妇,务工等)的信任,诱骗至华信公司;

  2.受害人在华信公司提供的一份空白合同上签下名字;

  3.华信公司没做任何调查,马上放款至受害人账户(少则一人100万,多则一人300多万);

  4.陈佰炯与周丽人掌控受害人银行卡;

  5.马上把贷款资金转回华信公司、华信公司法人代表兼董事长李丽霞、副总陈佰炯及其老婆周丽人等的账户;

  6.制造完一系列完美证据链后,贷款一到期,华信公司把受害人告上法院;

  7.最后借用司法诉讼,合法侵占受害人的私有财物。(有一些受害人害怕惹上官司,忍气吞声去还了压根没沾手的贷款,一张空白合同,就能妥妥的赚个上百万,华信公司生财有道,一本万利啊!)

  这与现今中央政府大力打击的套路贷何其相似,其本质上就是以借贷为名、非法占有他人财产为目的的违法犯罪活动。华信公司作案手法更高明,更隐蔽,它处心积虑设计账户流程,制造资金流水过账痕迹,规避暴力讨债,借用司法诉讼,受害人根本无力维权。此谋财害命的恶劣行径让许多受害者身心俱创,流离失所:

  1. 受害人周某两夫妻,60多岁,无业,被借名贷款320万,被乐清法院冻结所有的资产账户,连最基本的生活费都没有。白天打零工换口饭吃,晚上住在无水无电的老人亭,过着漂泊流浪的生活。

  2. 受害人陈某,无业,被借名贷款100万,一个涉世不深的姑娘,原来指望司法公正,还她清白,但乐清法院对华信公司短时间连续十几起大额可疑民事诉讼,未查明真实借贷关系,对当事人提出空白合同、资金流向等置若罔闻,个别法官草草断案,屈判此案。受害人当庭精神严重受刺激,几度崩溃自杀,一直在医院治疗。

  3. 受害人郑某,58岁,企业退休,被借名贷款100万,被乐清法院判决后,整日以泪洗面。她丈夫悲愤交加,突发中风,现在医院救治中......

  陈佰炯曾经多次威胁我们,说华信公司有钱有背景,你们休想告倒它。华信公司到底有什么样的背景能这么胡作非为呢?又是什么样的力量在幕后操纵和策划呢?

  1. 2018年初,陈佰炯与周丽人因为诈骗上亿资金事情败露,疯狂转移名下资产,包括600万华信公司股份,直接转给华信公司法人李丽霞。按《浙江省小额贷款公司试点暂行管理办法》第3章第19条规定,小额贷款公司董事、高级管理人员持有的股份,在任职期间内不得转让。陈佰炯是该公司的副总、贷款第一审批人,在没有报省金融办批准是根本不允许转让的。陈佰炯在2018年11月批捕前,一直担任公司副总,华信公司又是一家备案注册的金融公司,擅自违规私自操作股份转让,置监管部门和法规条例如同空气,到底仗着什么样的关系网和保护伞?

  2.更令人不解的是,乐清两大司法部门以回避为由(陈佰炯与周丽人的儿子是法院刑庭的一名书记员,临时工身份),把我们的民事案移到永嘉法院,把陈佰炯与周丽人集资诈骗刑事案移到洞头检察院和洞头法院,造成相关案件分割,令我们受害人永嘉、洞头两地跑。如果司法力量和公权力被邪恶所用,那真的就是对当下扫黑除恶最大的讽刺。

  我们受害人始终坚信国法天理不容侵犯,期待乐清、永嘉、洞头三地公检法英明断案,也希望乐清公安打伞破网,对华信公司一查到底,还我们真相与清白。后续我们将持续发布此案进展,以此借助公众舆论监督力量来助推司法的公正清明、社会的和谐稳定。

套路!套路! 乐清市华信小额贷款公司套路与背景深不可测! 企业贷款 第1张

套路!套路! 乐清市华信小额贷款公司套路与背景深不可测! 企业贷款 第2张

套路!套路! 乐清市华信小额贷款公司套路与背景深不可测! 企业贷款 第3张

套路!套路! 乐清市华信小额贷款公司套路与背景深不可测! 企业贷款 第4张

关键词:

相关资讯

最新评论(0条)

发表评论